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 返回: 秣馬南宋

    第六百九十三章 一個小波折

    一個小波折

    ‘三地填兩地’的策略一經提出就立刻受到朝中百官的支持,沒人希望好不容易收回的河西走廊和遼寧因為根基不穩而再次失去。有些官員甚至認為荊湖和四川兩地共調五萬戶百姓還不夠,至少要八萬戶才行。

    這個想法石斌其實也有,但是南方能受得了這種苦寒的百姓肯定不夠,也不可能將他們都調去支援河西走廊和遼寧兩地,所以在思考一番之后,石斌還是堅持這兩地只調五萬戶百姓的策略。

    由于無人阻攔,也無人敢阻攔,這個政策執行得非常順利。不過一個月,十萬戶百姓便都去了各自該去的地方。收到消息的石斌自然非常高興,他明白,只要過上三五年,河西走廊和遼寧就能基本掌握,十年后,這兩地也就能完全控制住了。

    可惜好景不長,僅僅才過去半年,就有不好的消息傳來:調去落戶的百姓有人逃回來。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但是報告中說只是有少數人逃回,石斌也就不在意,只是下令嚴格控制關卡,不讓調去落戶的百姓逃回。

    只不過這一招似乎不管用,即使關卡加大檢查力度,仍舊有人逃回。有些百姓為了逃回關內甚至挖起地洞當起鼴鼠來。

    這個消息讓石斌感到了一絲疑惑,難道河西走廊和遼寧就那么難以生存?還是自己判斷錯誤,荊湖、四川和陜西三地的人遠沒有想象的那么能吃苦耐勞?或者是有些什么其它的原因?

    由于心中有這些疑惑,石斌便將王驛和李韶這兩個對此都還熟悉,對自己也忠誠的屬下叫來詢問。

    “王驛,李韶。相信你們已經知道有不少我們調去河西走廊和遼寧的百姓逃回來了。”石斌皺著眉頭說道。

    “是的,報告上說兩地加起來至少有一千戶,實際數字恐怕更多,下官懷疑逃回來兩千戶都有可能。”王驛說道。

    “王大人說得對,下官也認為如此。我認為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為了回來居然還挖地道,難道我大宋百姓的思鄉之情有這么強?實在是有些讓人難以相信。”李韶邊搖頭邊說道。

    “絕對不是什么思鄉之情,肯定有別的原因。你們給我去查查,到底是什么原因讓那些調去落戶的百姓要回來。看看是不是和當地居民起了沖突。這兩地地廣人稀,走個幾十里都不一定能見到一個人,按說也不該起沖突,何況我們調去的都是農民應該不會與那些牧民起沖突才對。”石斌百思不得其解。

    “大人,未必。咱們調去的人都很有血性,可以做到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加。說不定還真就有沖突的可能在里面。逃回來,估計是因為沒有斗過當地的土著。”王驛想了想之后說道。

    承認王驛說的話有些道理,石斌這個潭州人就深知荊湖南路人的性子,確實可以做到一言不合就拳腳相加。于是便命王驛專門派人去調查兩地新落戶的百姓與土著是否有沖突。

    王驛與李韶二人明白了石斌的意思后立刻離開派人調查去了。

    時間又過了一個月,河西走廊和遼寧送回的調查結果讓人并不滿意。因為

    兩地都未發生大的內部居民沖突,逃回來的百姓也更多,已經不下兩千戶。

    當然不能讓這情況持續下去,必須盡快找到百姓逃回的原因,要對癥下藥。但是不可能事必躬親,若是那樣,石斌就真的可能活活累死。最終只好下令:兩個月內如果還查不出原因,找不出應對百姓逃回的辦法,河西走廊和遼寧的官員全部罰俸半年。

    估計是涉及到貼身利益,所有官吏辦事都認真許多,沒多久便送回了第一個能解釋百姓逃回的原因:水土不服。得到消息的石斌立刻命令征調兩百郎中去河西走廊和遼寧落戶。此令一出,逃回來的百姓明顯減少。

    “還真是不給點壓力不行啊。”石斌笑道。

    “大人,并非所有人都如大人一般勤政愛民,更多的是尸位素餐應付了事,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而已。如今大人要罰俸,而他們又無法抗爭,自然只有全力調查一途。”許風說道。

    “言之有理。如今逃回來的百姓倒是少了,但是我怎么還是感覺沒有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呢?或許還有別的原因在其中。”

    “卑職認為大人所言不差,大人應該派人再細查。”許風提議道。

    “那就再細查。許風,你命賽子龍動用我們的力量查查,說不定會有突破。”石斌說道。

    聽到這個命令,許風這個忠誠不二且雷厲風行的下屬立刻就去辦了。可惜的是,任賽子龍怎么查也沒查出其它的原因來。這讓石斌很不滿意,第一次對賽子龍感到失望。

    看到石斌整日悶悶不樂,賽西施知道這與賽子龍辦事不力有關立刻感到惴惴不安。

    賈玲與賽西施雖然偶爾也會爭寵,但是姐妹之情還是很深,所以見賽西施這副模樣心中實在不忍,于是開解起她來。“西施妹妹,你這是怎么了?”

    “姐姐,沒什么,就是一些煩心事而已。”

    知道賽西施不想說,但是賈玲是個犟脾氣,既然想管就一定要管,故而笑道:“西施,你我姐妹,你有什么煩心事就和姐姐說說。說不定我這個做姐姐的能幫你出主意讓你不再煩惱。”

    雖然心中不想,但知道賈玲本性善良又樂于助人,而且還是個犟脾氣,自己即使想躲也躲不了,賽西施只好將事情說了出來。

    得知是因為賽子龍辦事不力讓賽西施煩惱,賈玲立刻哈哈大笑道:“妹妹,姐姐沒想到你也有如此膽小的時候。你哥哥不就是一點事情沒辦好嗎?你居然如此害怕,實在是不像當年將夫君綁票的女匪首啊。妹妹放心,姐姐現在就帶你去見夫君,咱們三個一起商量此事,相信一定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巴不得有賈玲幫忙,賽西施自然同意。

    “夫君,聽說河西走廊和遼寧的事情還沒處理好?”賈玲一進書房門就開口問道。

    “是啊,沒有處理好。我叫賽子龍去查,可是他也沒有查出什么來,實在是讓人煩躁。”

    “你煩躁,西施妹妹可害怕。”賈玲笑道。

    聽了這話,石斌才注意到賽西施就站在自己身后,于是說道:“西施,你害怕什么?我只是有些高興賽子龍辦事不力,并沒有其它意

    思,不必多想。”

    “哦。”雖然心中有些不信,但是賽西施的心還是放下來了。

    “夫君,你有沒有看過具體的調派公文?是否知道其中的征調條件?”為了彌補賽子龍的過失,賽西施想了想之后問道。

    在石斌看來從一個地方調派百姓去充實另一個地方是很簡單的事情,押著他們走就是了,還要看什么公文,知道什么條件?不過這半年的反常情況讓石斌感覺自己確實應該看看這些,于是立刻命許風將公文拿來。仔細看了一番之后感覺似乎沒什么錯誤,于是很遺憾的搖了搖頭說:“這公文沒錯,說得很清楚。”隨即便將其遞給賈玲,讓她看看。

    賈玲這個官家大小姐對公文自然非常熟悉,翻來覆去看了幾遍都沒看出什么紕漏,于是很遺憾的說道:“妹妹,你看看吧。這些東西都沒錯,很正確。”

    賽西施將公文接過來,不過看了兩頁她就發現了問題。

    “夫君,姐姐,你們知道我是為什么要去當土匪嗎?”

    “不知道。”石斌和賈玲異口同聲的搖著頭說道。

    “和這征調也有些類似。當年縣令說要拓荒,表示每家每戶拓荒一畝地就賞一斗米。于是我們就使勁的拓荒。等要兌現的時候,他卻說拓荒一畝地只有半斗米。關鍵是到后來他又強行以低價買走我們的土地,把我們變成佃戶。我們不服才做了土匪。”

    “西施,你的意思是我們沒有給那些征調的百姓足夠的補償?”石斌問道。

    “肯定是這樣。這公文之中雖說每戶補償五兩銀子,但是到百姓手上的恐怕不到四兩。夫君,這個你不必去查,即使查了也沒用。因為關鍵還是不貪污,而是你們沒有想過不同地域的人各個方面都不同。北方天冷干燥,如今快入冬,妾身可沒在公文中看見任何有關保暖的信息。北方與南方種植的方式與種植的作物也不同,妾身也沒見到朝廷發放有關農具和農作物種子。從頭至尾就是人口安排和銀兩發放。”

    被賽西施這么一說,石斌想起來南方是吃大米,北方是吃小麥。南方水田多,北方旱田多。南方冬季短而且不太冷,北方冬季長而且非常冷。

    這回石斌算是徹底明白了為什么會有越來越多的百姓逃回來,原來壓根不是什么思鄉,水土不服也只是個小原因,主要是是害怕餓死或者凍死。

    二話不說,石斌便沖出府邸,直接去找了王驛和李韶將他們痛罵一頓,說他們尸位素餐連這些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差點害死幾十萬人。接著又下令將所有與此有關的官員都貶職三級。立刻給所有調派去河西走廊和遼寧的百姓發放足夠的冬衣、農具和糧食種子。如果來不及耕種,就直接發放口糧,幫他們支持到第二年。最后石斌來了個好人做到底,三年免賦稅。

    其實說到后來,石斌也說得沒了底氣,因為他自己也沒看出其中的不對,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于是在氣撒完之后,他便借口還有要事離開了。

    這道命令一下,立刻再也沒有百姓往回逃。沖著三年免賦稅,反而有些在本地混不下去的百姓都奔河西走廊和遼寧去了。一時間,情況就好了起來。


    本站域名變為  www.oacvms.shop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000247股票行情 福州麻将 3d开奖结果和值走 短线股票推荐免费 广东快乐十分钟走势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新闻 qq游戏四川麻将怎么开大牌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杭州麻将规则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