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 返回: 狂少歸來

    第七百八十二章 許少爺

        一起下來的,還有張山的幾名小弟,包括為他開車的司機。

        一個個虎背熊腰,將蘇煙柔圍住。

        換成以前,蘇煙柔或許會害怕,會恐懼,會擔憂,可如今葉修就在她的身邊,哪怕葉修并不是她真正的男人,但她依然沒有半點擔心,只是默默看向了葉修。

        “沒聽到嗎?

        我老婆讓你們滾……”葉修心里默默嘆息,卻提高了音量,朝著幾人喝了一聲。

        包括張山在內,根本沒將葉修放在眼里。

        他出言調戲蘇煙柔,也是看到這對男女似乎出現了矛盾,自己開著路虎,出言調戲幾句,運氣好這女人真跟自己上了車,那細皮嫩肉的小白臉也不敢多說什么,誰能夠想到,最后反倒是這細皮嫩肉的小白臉大吼自己等人。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家伙,竟然敢叫自己滾?

        “小子,你是不知道我們的厲害啊!”

        張山捏了捏自己的拳頭,發出了一陣脆響。

        “不想缺胳膊少腿的,馬上給我滾!”

        張山一臉兇悍地朝著葉修說道。

        “我不想說第二遍!”

        葉修冷冷道。

        “找死!”

        看到對方還敢這么囂張,張山大怒,直接一拳就朝葉修砸去。

        可他的拳頭,在葉修看來,卻比蝸牛還要緩慢,輕而易舉的舉起左手,就這么抓住了張山的拳頭,用力一扭,張山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朝下跪去,跪在了葉修的身前。

        一陣劇痛傳來!“你們還愣著做什么,一起上啊……”張山眼見對方并沒有下死手,朝著身邊有些發愣的幾人喊了一聲。

        幾人這才回過神來,一起沖向葉修。

        “哎……”葉修嘆息了一聲,不再留手,抓著張山胳膊的手加了一把力道,頓時眾人就聽到了“咔嚓”一聲脆響,張山的手臂當場被扭斷,白森森的骨骼都露了出來。

        一聲慘叫更是響徹整條大街。

        其他幾人面色一變,沒有想到這看似弱不禁風的家伙這么兇狠,趕緊掏出武器,就朝葉修扎去。

        可葉修哪會被他們傷到,隨意將張山擰了起來,就朝其中一人砸去,緊接著身子一個旋轉,連續踹出了兩腳,另外兩人還沒有靠近他就齊齊飛了出去。

        張山在那名被自己撞到的男子的攙扶下站了起來,猛地看到了這一幕,瞳孔一陣收縮。

        不過道上混的,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

        “小子,你死定了,你可知道我們是誰?”

        張山對著葉修怒吼了一聲,卻再也不敢上前。

        “走吧!”

        葉修實在沒興趣跟幾個小混混羅嗦,朝著旁邊嘴角露出一縷淡淡笑容的蘇煙柔說道。

        “嗯!”

        蘇煙柔也是點了點頭,同樣沒將這群人放在眼里。

        兩人的態度,徹底激怒了張山。

        “他媽的,我們可是藍溪閣的人,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保證你活不過明天,而這個女人……”“你們是藍溪閣的人?”

        對方還來不及說出更為骯臟的話語,葉修忽然停住了腳步,冷冷看向了幾人。

        “不錯!”

        張山只以為對方是怕了。

        “很好!”

        葉修冷笑了一聲。

        張山等人面面相覷,很好?

        很好是什么意思?

        結果就看到葉修已經掏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似乎是對著電話講了一些什么,只是張山一時之間沒有聽得太清楚。

        只以為對方是在打電話叫人。

        頓時也朝著自己的司機嘀咕了一聲:“快,打電話讓兄弟們趕緊過來,今日不將這小子教訓一頓,我們以后可沒臉在道上混了!”

        “是是……”那名扶住他的司機也迅速掏出了手機,開始打電話叫人。

        葉修也沒有就此離去的意思,似乎是打定了注意要和對方算算賬。

        “你這是做什么?”

        蘇煙柔有些不解地看向葉修。

        “許山印欠了我那么大一個人情,結果帶出了這些敗類,不讓他過來見識見識,以后惹下的因果豈不是全落到了我頭上?”

        葉修冷笑了一聲。

        如果這些混混是其他幫派成員,他也懶得計較,可既然是許家的人,那他總要管上一管。

        畢竟,許山印可是他打算扶持的人,如果許山印手下都是這樣的貨色,他會很懷疑自己的眼光。

        不過片刻的時間,又有好幾輛車駛了過來,紛紛停在了路邊,一群拿著砍刀棍棒的混混自車上沖了下來,當看到自己的大哥被人打斷手臂的時候,一個個雙目通紅。

        “小子,別怪我不給你機會,你要是叫了人,我可以再給你幾分鐘!”

        張山強忍著手臂的劇痛,朝著葉修冷哼了一聲。

        他倒要作對。

        “不用幾分鐘,我叫的人已經到了!”

        葉修冷笑了一聲,目光看向了眾人身后一輛駛來的奔馳轎車。

        張山等人一愣,回頭一看,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影自車上走了下來,頓時汗毛一豎。

        這不是許山印許少爺么?

        當日他可是親自帶著他們攻占了公孫家的很多地盤,難道這小子認識許少爺?

        心中震驚,張山卻也趕緊就要上前朝著許山印問好,誰知道許山印根本不看他,而是快步走到了葉修的跟前。

        “葉少,這是怎么了?”

        看到自己的手下也在這里,許山印頓時就有些心驚肉跳,該不會是自己下面的這群不長眼的家伙得罪了葉修吧?

        這位可是一夜之間讓公孫家的核心成員消失的恐怖存在,老爹可是三番五次的告誡他,千萬不要得罪葉修。

        “你讓他自己說吧!”

        葉修指了指被自己打斷手臂的張山說道。

        許山印臉一沉,轉頭朝著張山道:“說!”

        張山這一刻早就嚇得臉色蒼白,“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許少,我……我不知道他……他是您……您的朋友……”“說!”

        許山印強忍著怒火,再次哼了一聲。

        朋友?

        媽的,自己若是有資格成為他的朋友,何至于這般小心謹慎,你們這群白癡!


    本站域名變為  www.oacvms.shop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快乐十分预测软件下载 亲友棋牌官网 吉林快三豹子最大遗漏 上海快3走势图带连线表 2014精准特码资料网 广东快乐10分 新疆18选7开奖规则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河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趣赢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