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 返回: 冠軍教父

    卷八 云淡風輕 第三十五章 無德比,不足球

        恩如此看重這場比賽,自然有他的原因。友情提示:喜歡該小說,請到秀*書*網閱讀最新章節與之相同\的主教練唐。

        甚至可以說自從那個對陣表出來之后,唐就突然變得很認真嚴肅起來了。盡管他平時也很認真嚴肅,但是諾茲郡的球員們依然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從哪些突然比以往更嚴格的訓練要求來看,他們的老板顯然想要拿下這場同城德比。

        不過這也正是他們的希望。

        作為同城對手,他們一直都只能看著諾丁漢森林高高在上,而他們拍馬都追不上。不要以為他們是低級別聯賽球員,就沒有更高級的夢想。看著森林隊在頂級聯賽和歐洲冠軍杯中呼風喚雨的時候,他們一樣心馳神往。要不然為什么英超球隊的召喚,總能從他們中誘惑走一批又一批呢?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啊……

        忠誠?有能力的人只對有能力的球隊盡忠而已。

        諾茲郡的球員希望通過擊敗前歐洲冠軍諾丁漢森林來證明他們的能力,如果能夠帶領球隊沖上英超,那自然好,就算沒辦法也可以借此吸引到更多高級球隊關注的目光。

        對于諾丁漢森林的球員們來說,這場同城德比一定只是一場普通的足總杯比賽而已,因為雙方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而對于諾茲郡的球員們來說,這確實一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們就好像迫切需要遇上龍門的魚遇到了絕佳的跳板。

        唐靜能夠\現自己的丈夫這短時間來所展現出來的焦躁。他總是走神,總是皺起眉頭顯得不耐煩,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里直到后半夜,孩子也顧不上管了,夫妻間沒了往日的溫存……

        唐靜覺得如果這情況在這么下去,恐怕自己和丈夫的婚姻就得完蛋了吧?

        她想找機會和丈夫好好聊聊。她那個內向靦腆的丈夫可從來沒有如此焦躁過。

        可實際上如果唐靜見過2002年1231日前地唐。她就不會對此困惑不解了。

        因為那時候地唐和現在一模一樣。只是當時他是獨身一人。不會有人看到他把自己藏在房子中才展現出來地焦躁情緒。對于別人來說。他永遠都是那個把自己裹在冷漠殼子中地中世紀古董。

        現在是德比大戰前地最后一夜。自己地丈夫似乎不像之前幾天那樣焦躁了。這是一個談話地好時候。于是趁著把寶寶哄上床之后難得地清閑時光。唐靜悄悄推開書房地門。躡手躡腳走到丈夫背后。從后面摟住了唐地脖子。

        唐靜感到丈夫在自己地懷里掙扎了一下。待\現是自己之后就安靜了下來。

        “我覺得你這段時間不對勁。親愛地。”唐靜盡量用溫柔地語氣說道。她可不想刺激到自己地丈夫。“你怎么了?你單獨執教了七個賽季。我還是第一次見你這樣……”

        唐沒有直接回答妻子地詢問。而是仰起頭看著后面地妻子:“明天是德比。”

        唐靜愣了一下,隨后反應過來——這是自己丈夫執教諾茲郡以來所面臨的第一場德比。“德比”這個詞在足球世界中有非常非常特殊的含義,作為曾經是報道足球的記\來說,唐靜不可能不知道其中蘊含的深意。不過她還是有些疑惑:由于諾茲郡和諾丁漢森林的實力一直都不在一條水平線上,所以兩隊之間的德比火藥味并不濃,因為他們能夠碰上的時候實在是太少了,也缺乏一些直接的利益沖突。諾茲郡和諾丁漢森林可不想米蘭雙雄那樣會為了聯賽冠軍而大打出手,也不會像皇家馬德里和巴塞羅那延續了百年恩怨,更不會如格拉斯哥的“老字號”德比一樣摻雜著宗教,令人膽寒生畏。

        那么自己的丈夫為什么還如此在意一場德比干什么呢?

        唐把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蓋住了妻子的手:“我的對手是托尼。”

        “你們不是朋友嗎?”唐靜更不理解了。要說唐靜曾經吃過什么人的醋,恐怕就是吃過唐恩的醋了,因為有時候她覺得的自己的丈夫更在意唐恩,而不是她。

        “是朋友,所以更要擊敗他。”

        唐沒有多做解釋,只是這么說道。

        唐靜轉過來,盯著唐的臉看了半天,然后轉身離去。

        “你們男人的友情,真難懂。”

        看著妻子關上書房的門,唐卻苦笑了起來。

        有些話是不能對別人說的,哪怕是身邊最親密的人。他的妻子一定不能接受他這個人其實占了別人軀殼的陌生靈魂這一事實。這個問題很復雜,牽涉到很深奧的倫理問題。他也不愿意多想。但是他和唐恩之間的關系恐怕絕對不是“朋友”那么簡單的。

        現在回頭看,究竟是自己搶了唐恩的身體,還是唐恩搶了自己的身體,也不清不楚了。不管怎么說,自己依然還在干著和足球有關的工作,只是換了家球隊而已。如果當初沒有那個變故,自己是不是會比現在干的更好?或\野心再大點……會不會比唐恩干的還要好?

        這種問題雖然討論起來毫無意義,因為根本不可能\生。可是這段時間卻像是夢魘一樣困擾著自己,令他無時不刻都在考慮著那“關公戰秦瓊”一樣的可能,就像著了魔。

        托尼唐恩,這個有著自己身體軀殼,卻是另外一個人靈魂的家伙所創造的輝煌成績,就好像一座大山橫在他前面,在陽光下所投下的巨大陰影籠罩著自己身邊的世界,仿佛在暗無天日的黑夜中一樣。

        自己是不是永遠都要活在這陰影中?下賽季自己去諾丁漢森林走馬上任,也只會被別人稱為“托尼唐恩的接班人”。

        既然如此,自己為什么還要答應唐恩的提議,重回諾丁漢森林呢?

        不。我要擊敗他!

        或許只有這樣,才能向我自己證明——我真的不是十六年前驚惶無措的自己了。

        或許那些在賽前認為這場德比戰只不過是聯賽前的開胃菜的球員,在看到唐恩陰沉到要下雨的表情時,應該放下一些輕視之心。

        “需要我提醒大家,這是一場德比嗎?”

        現在是諾丁漢森林與諾茲郡的足總杯比賽的中場休息,主隊諾丁漢森林在深紅球場正01落后。

        陳堅在這場比賽前擁有一個五分鐘的單獨見面時間,雖然他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球迷們依然對他致以了熱烈的掌聲。他在六萬多球迷們面前顛了球,然后展開森林隊的圍巾,向森林隊盡忠。但是整個見面

        并不是多么的和諧,因為他還聽到了為數不少的噓聲+于他們本場比賽的對手諾茲郡的球迷。

        那些專門為了報道陳堅加盟第一戰,而云集深紅球場的中國媒體們一定會很失望。因為陳堅并沒有\\出場,而且森林隊在場上糟糕的表現也讓他們的英格蘭同行們根本不關心陳堅是誰。

        他們在討論諸如此類的話題:

        “為什么喬治在中場缺乏足夠的支援?”

        “加戈真的老了……”

        “瞧瞧森林隊的球員在落后之后的表現,真難看啊。”

        “米特切爾根本得不到來自中后場的傳球,巴洛特利就像是無頭蒼蠅,只知道亂轉,他這場比賽顯然也不在狀態。”

        到中場休息,森林隊也沒有改變場上的比分,盡管他們的射門次數遠遠占據上風。

        “我突然想到一個故事,有人要聽嗎?”唐恩對著他那群垂頭喪氣的球員說,“四年多以前,我們用了十年時間,打下了一個大大的王國。那段時間整個大陸上根本沒有敢于我們為敵的人,我們的紅色旗幟飄揚在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那是多么的美好啊……”他仰起頭,看著天花板,仿佛透過天花板真的看到了那個赤旗插遍世界的一幕。

        “戰爭結束了,一切歸于和平。昔日的鐵騎卸甲歸田,慢慢在和平悠閑的日子中消磨掉了最后一絲血性和斗志。于是當四年后戰事再起時,就連之前最不被我們放在眼里的對手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將我們擊潰!”唐恩走到那些球員們面前,俯下身子,一個個地看過去。“你們的老馬還能跑得動嗎?你們的身子還能披起那副重甲嗎?你們的手還能高舉起長矛嗎?你們的心!”

        唐恩猛地錘了一下自己的心口。

        “還能夠隨著戰鼓而有力地跳動嗎!!”

        他突然提高了音量大吼道。

        他的吼聲如此大,把不少人的頭都驚得抬了起來。

        看著那一張張錯愕的臉,唐恩突然想起來一句話: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廉頗老矣。

        尚能飯否?

        “我們領先了,這是好事。但是我不希望在你們臉上看到驕傲的神色……”當唐恩在更衣室里費盡心思激勵球員們的士氣時,唐卻在考慮怎么壓抑球員們這股過于張揚的氣勢。“你們要清楚,在我們面前的是英超球隊,他們曾經拿到了五次冠軍杯冠軍……”

        有人打斷了他的話:“老板,可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而且當時那支森林隊和現在也大不相同,他們換了好多人……”

        唐看著這個站起來挑戰自己權威的人,正是球隊的主力核心,10保羅約翰遜。二十歲的他是英格蘭二十一歲以下國家隊的主力球員,已經引起了不少英超球隊的關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本賽季結束之后,他應該就不會再在諾茲郡踢球了。

        “你說的沒錯,保羅。他們最后一個冠軍是四年前拿到的,而且他們也更換了很多球員。可是這場比賽帶領他們的人是托尼唐恩。”

        這個名字是英格蘭家喻戶曉的,那個保羅約翰遜也不得不收斂一點自己的狂傲。不過顯然他并不服氣,因為在他看來,比賽中決定場上勝負的是球員,而不是教練。

        唐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浪費口水給他解釋對于諾丁漢森林來說,托尼唐恩有多重要。就算解釋了,約翰遜也未必會接受。

        他把重心放到了戰術安排上。

        “在下半場森林隊一定會反撲的,但是我們不加強防守。”和唐恩不一樣,唐不是一個防守至上的教練,也絕對不是“一比零主義\”。“托尼唐恩絕對不會允許他的球隊在主場輸給我們,因為這是德比。”

        也因為這是他和我之間唯一一次較量。這句話唐留在了心里。

        “如果我們收縮回去,就完了。所以我要求你們頂著壓力繼續進攻,要把諾丁漢森林的攻勢壓回去。”

        約翰遜說對了一件事情。如今這支森林隊確實不是四年前的那支森林隊了。就算托尼再厲害,也不能代替球員們上場比賽,所以戰術是一回事兒,在場上的球員\揮又是一回事。如今這批森林隊的球員們缺乏必勝的信念和斗志,他們在泥潭中呆慣了竟會覺得這樣也不錯,所以下半場只要繼續給他們制造困境,那么比賽的主動權就還在自己手里。

        因此,防守是行不通的,一味的退讓和防守只會讓森林隊的球員們重拾信心,再加上托尼在場邊的咆哮,心態改變之后,局勢也會\生逆轉。

        唐千方百計的要阻止這種情況的\生。

        唐很清楚自己的對手是個什么樣的家伙,一旦給他丁點機會,都會被他抓住重新挽回局勢。那些敗在唐恩手下的對手們已經無數次證明了這一點:對付唐恩,如果有優勢,那么就要充分利用,窮追猛打,把他打倒在地之后還要上去補上幾刀,然后割了他的頭,才能坐下來松口氣。

        “我們在上半場對伍德和加戈的限制做的非常好,下半場繼續。切斷他們之間的聯系,孤立伍德。加戈一個人不足為懼,他已經老了。”

        “巴洛特利是串聯森林隊中后場和前場的樞紐,他的腳下技術很出色,所以對付他不要撲的太猛,要卡住位置。只要你們把防守位置站住了,他就沒什么作用。他這場比賽的定位球狀態很差,不要怕犯規。”

        “我們要繼續利用定位球的得分機會,還記得我們在平時訓練的那些定位戰術嗎?約翰遜是定位球主罰手,他會根據場上具體情況來選擇合適的戰術,一切聽他安排。”

        “減少你們的盤帶,利用傳切來撕開對方的防線。喬治伍德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傳球再快一些,他就只能疲于奔命了。所有人傳完球都向前插,扯動對方的防線……”

        一道道命令\布了下去,唐勢要將自己的好朋友徹底推下深淵。

        對付唐恩就得這樣,趁他病要他命。

        球員們面對唐一道又一道戰術安排,也慢慢收起了臉上的嬉笑神情。在經歷了由于領先而帶來的狂喜之后,他們突然又明白過來這是一場怎么樣的比賽。

        老板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認真拼命過。

        這是同城德比啊!

    本站域名變為  www.oacvms.shop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 11选5浙江开奖结 3d开机号与试机号 22选5河南最新开 秒速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网上炒黄金怎么炒 永鼎股份股票 五粮液股票行情 贵丰配资 四川麻将带幺九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