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 返回: 冠軍教父

    卷八 云淡風輕 第五十六章 落幕

        主裁判吹響三聲哨響的時候,深紅球場一片沸騰。超速更新最新小說章節*提供在線閱讀一場勝利做禮物送給了要離開的唐恩。

        只有曼聯球員和球迷黯然神傷。在這歡樂的環境中顯得格外落寞。

        唐恩本想在比賽結束之后就去和穆里尼奧握手完成禮儀的,他知道穆里尼奧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但是他剛剛起身就被旁邊的大衛里斯拉克抱住了,助理教練什么都不說,只是抱著他。

        旁邊涌上來一群記,對著他們狂拍不止。

        等唐恩好不容易掙脫了克里斯拉克的懷抱,扭頭去找穆里尼奧的時候,驚訝地現對方竟然還站在外面等他呢!

        唐恩排開眾記,伸手走向穆里尼奧。

        “我以為你已經走了,穆里尼奧先生。”

        丟掉了冠軍的穆里尼奧臉色很不好看,顯然他的心情也很不好。他握住唐恩伸過來的手搖了搖,就松開了。

        “我只是不希望你在回憶錄里面寫何塞里尼奧是一個沒有禮貌和風度的家伙。我該走了,祝賀你又贏得了一場比賽。我很高興你今天退休。”

        說完這些,穆里尼奧也不管旁人是什么反應,更不看唐恩的表情,轉身干凈利落的離開了喧鬧的球場。

        唐恩被記圍在中間。看著穆里尼奧離去地背影。一時間心情復雜。他絕對沒有因為自己戰勝了這個老對手而感到絲毫欣喜。相反。他突然為穆里尼奧感到惋惜。

        天色漸暗。周圍地閃光燈將唐恩拉回了現實。他看看身邊地記。并不理會他們。徑直走向了球場。在球場中央。他地球員們正在等著他。

        而在看臺上。六萬名球迷正在高聲呼喊著他地名字。

        “比賽結束了。諾丁漢森林取得了勝利。而曼聯則丟掉了他們地聯賽冠軍。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地是對我們來說。一個非常重要和特殊地人終于要徹底告別了……”負責解說這場比賽地約翰特森動情地說道。

        他現在還記得自己和唐恩地第一次“相遇”。在城市球場。唐恩在糟糕地一個上半場之后。被他自己地球員撞倒在地。然后就此離場。成了當輪聯賽后全英格蘭足壇地一個大笑話。他自己就負責解說那場比賽。當時可是在解說席上笑地東倒西歪地。諷刺起來也毫不留情。

        真沒想到。日后他會和唐恩稱為朋友。會和唐恩一起解說英格蘭隊地比賽。會親眼見證那個年輕人一步步成為世界上最成功地主教練之一。成為諾丁漢森林地父。

        在六萬人的呼喊聲中,唐恩走進了球場中央,與他的手下們相聚在一起。

        “頭兒,不走行嗎?”加雷斯貝爾眼眶帶淚地問道。

        唐恩只是微笑著搖搖頭。

        “我覺得你的身體完全沒有問題,真的。我們還能在一起再干幾年,到時候我們一起離開好嗎?”貝爾不死心地繼續問。

        唐恩伸出手摸摸小猴子地腦袋,對他說:“當初我送別德米他們也是這種感情,但是他們還是走了。這就是生活,小猴子。你總要面對離別的,沒什么大不了的。再說了,我們又不是永別?”

        貝爾咬著嘴唇退到一邊,不說話了。

        巴洛特利看著唐恩,好幾次欲言又止。唐恩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對他說:“留下來或離開,都可以。只要你喜歡。你是個天才,馬里奧。但天才并不適合所有情況,我走了,你的路你自己走吧。”

        拍拍巴洛特利的肩膀,唐恩又轉向了米特切爾。

        他仰起頭,看著米特切爾的臉。這小子仿佛在對他做鬼臉,又想哭又想笑的。

        “阿隆。我還是要說,你應該加強一下力量方面的訓練。我希望你更全面一些……”說到這里,他笑了一下。“我還說這些做什么,反正下個賽季不是我做你教練了,你如果無法突破那些強壯后衛們的封鎖線,該煩惱地人也不是我,哈!”

        唐恩笑了起來,米特切爾卻哭了出來。

        唐恩沒理會他鼻涕眼淚一起流的樣子,用力拍在米特切爾的腰上。轉過身去找其他人了。

        他不想讓自己的離別看起來悲悲切切的,過半百的人了,還有必要搞成這樣嗎?

        所以他特瀟灑的周旋于每個球員之間,和這個人說幾句,又去找另外一個人聊。

        在他這么做的時候,球場看臺上的呼喊聲一直沒停。六萬名諾丁漢森林的球迷們沒有一個人退場,曼聯球迷們倒是隨著曼聯隊撤地七七八八了。

        球場看臺上的兩塊大屏幕在重新播放唐恩的紀錄短片。

        電視直播也依然在繼續。

        仙妮婭在化妝間等著出場,這將是她最后一次出現在t型臺上,但是現在她的心思全都不在工作上面。在她的手里,拿著一塊手機,正在播放著電視中地畫面。那是唐恩在深紅球場告別的一幕。

        得感謝日新月異地科技,讓她在這里還能看到電視直播。以這種方式陪托尼叔叔走完職業生涯的最后一程。

        手機里解說員地聲音十分清晰。

        “我不想在這里再重復托尼恩所取得的那些成就。我只想欣賞眼前這一幕六萬多名球迷留在看臺上,不愿意離去。唐恩則和他地球員們在一起,他挨個與他們說話……這讓我想起來什么?一個行將退休的將軍正在最后一次檢閱他的部隊和手下軍官。他與他們挨個握手,感謝他們這么多年來的和工作……”

        仙妮婭出神地看著手機屏幕上的畫面,唐恩被球員們圍在中央,而記們則將他們一并團團圍住。球迷們在最外圍,唱著歌,呼喊著主角的名字。

        型師在后面為她擺弄型,做著最后的準備工作。化妝間內還有其他模特們,仙妮婭卻旁若無人,也不在乎別人會怎么看她。

        這一幕應該是很悲傷的,但是仙妮婭的臉上卻掛著笑,就像屏幕正中的那個男人一樣。

        “好了

        的。”型師示意仙妮婭把頭抬起來,在鏡中看看

        鏡中地女人一點都看不出來已經快三十歲了,一頭柔順的披肩長,末端打著卷看起來青春靚麗活潑調皮。

        仙妮婭扮了個鬼臉,然后關掉了手機的電視直播。

        她該出場了。

        唐恩走到伍德面前,這是最后一位了。

        看著自己的隊長,唐恩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伍德懂事聽話,有些事情不需要他再重復,該說的之前便已經說過了。

        現在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唐恩,伍德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但是他不是沒的說,他是想說的話太多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說起。

        真到到了離別時刻,他總是這么笨嘴笨舌地。

        不管是在面對德米,還是在面對唐恩的時候。

        最后唐恩什么也沒說,只是把手放到伍德的肩膀上,用力捏了捏。

        與球員們道別之后,他又與教練們道別,從隊醫開始,一直到助理教練,他挨個握手或擁抱。

        到最后,他抱著弗雷迪斯特伍德,在他耳邊呢喃:“唐會來接我的班,他是一個出色的主教練。但是他需要出色地助手,留下來幫他吧?”

        伊斯特伍德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得到了承諾的唐恩松開對方,轉向克里斯拉克。

        “是和我一起離開還是留在這里,你自己選擇,大衛。”

        克里斯拉克看了看身邊的人,對唐恩說:“我改主意了,托尼。諾丁漢森林是一個好地方。我要留在這里。”

        唐恩笑了起來,拍拍他的肩膀:“正確的選擇。”

        做完這一切,他對兩個助理教練說:“一會兒我去開新聞布會,就不去更衣室了,今天肯定會有很多記堵我。

        你們也不用等我回來,球員們收拾好了就直接開車回酒店,就地解散。我呢,自己回家。”

        兩個人同時點頭,對唐恩的安排沒有異議。

        看到他們兩個人都表示同意,唐恩才放心的向外走。走出去兩步,他回過頭看身后,球員和教練們依然站在原地,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唐恩向他們揮揮手:“回去吧,別感冒了。”

        接著他再次向前走,這一次并沒有再回頭了。

        一路上球迷們的呼喊聲震耳欲聾,看臺上畫有他頭像的旗幟和橫幅不停地搖動著,現場廣播里莎拉萊曼和安德烈切利引吭高歌“……是該說再見地時候了……”

        唐恩就這樣向甬道口走去,在他的背后是站立不動的球員和同事。在他的前方則是一大群扛著攝像機、照相機的記,邊退邊拍,閃光燈將他腳下的路都耀成了一片白色。

        當他走到甬道口的時候,兩側看臺上有不少球迷突然灑下了許多紙屑,紛紛揚揚的紙屑讓唐恩抬起了頭。在人群中他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面孔。

        邁克爾納德、胖子約翰、瘦子比爾,甚至還有酒吧老板肯尼伯恩斯。在看到伯恩斯的時候他突然來了興趣,停下腳步湊上去問:“這么多年來,只有城市球場要拆掉地時候你離開過酒吧,今天怎么又來了?”

        伯恩斯對他說:“城市球場拆掉了一個時代,你的離開也是如此,托尼。”

        唐恩便不再說話,對他,對他們揮揮手,在紛揚的紙屑中繼續向甬道走去。

        喬馬托克嘆了口氣:“這是最后一次看到頭兒以這種身份出現在我眼前了啊……”

        伍德站在隊伍的最前面,聽到了馬托克的這句話,他突然有種要沖上去地想法。但直到唐恩在記們的簇擁下,消失在甬道中,他也沒有將之付諸行動。

        他突然覺得自己很膽小,并不是什么硬漢大丈夫。

        他是一個沒有辦法在大庭廣眾面前肆無忌憚展現自己感情地懦夫。

        他還比不上肯在唐恩面前流淚的米特切爾,比不上對唐恩說“不走行嗎”地貝爾。

        作為一個隊長,在這個時候他真不夠格……

        看到唐恩徹底消失在視野內。大衛里斯拉克的聲音響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大嗓門地他有氣無力的。

        “回去吧,伙計們。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離開這里。你們地假期開始了。”

        有球員開始向場下走去,伍德抬起頭,現看臺上的球迷們也在慢慢退場。但是他知道,這些人還會在球場外面的廣場中聚集。一個特殊之人的離開,不會就這樣結束的。

        他將隊長袖標扯了下來,攥在手中,和隊友們一起向場下走去。

        走出球場的邁克爾納德沒有打算繼續留下來,盡管廣場上已經重新聚集了很多人,他們依然高呼著唐恩的名字,場面十分熱烈。

        “我們回酒吧喝一杯吧,伙計們。”邁克爾對他的同伴們說。

        “不留下來送送托尼?”瘦子比爾有些奇怪。

        “我們已經送過了。”邁克爾指著大門的方向說,“等會兒走出這道門地托尼可就不是主教練托尼恩了。我想回去喝一杯,喊了一場比賽,口干舌燥。”

        伯恩斯在旁邊說:“我也是。”

        兩個人在這群球迷心目中享有崇高的聲望,既然他們都這么說了,那么也沒什么異議了。

        “好吧,我們回去喝一杯,為了……”胖子約翰突然不知道應該怎么說。

        “為過去的十六年時光干杯,向十六年中的那些人和事告別。”邁克爾揚起手。

        他向深紅球場揮手告別。

        皮爾斯魯斯可沒有時間站在一邊,裝模作樣的感嘆“一個時代結束了”。從終場哨響到現在,他一直在忙,忙得沒有辦法停下來仔細回味一下這可是托尼恩地最后一場比賽啊!

        他和其他同行們一樣,以托尼恩為中心,跟著他在球場上從

        西,和球員們告別,和球迷們告別,然后一起來到新大廳。現在看著唐恩在堆滿了話筒、手機、錄音筆、采訪機的桌子前就座,他才有時間好好想想剛才過去的那半個小時。

        森林隊贏得了對曼聯的比賽,托尼恩保持了在執教生涯中對穆里尼奧的不敗戰績。這些都不是重點。現在回想一下唐恩在球場中央和球員們、教練們告別的時候,他就覺得唐恩的影響力并不會隨著他的離去而減弱,相反,他在這里的影響力說不定還將更強。

        克魯伊夫離開巴塞羅那之后,他依然是巴塞羅那的教父,他總在媒體上表各種各樣關于巴塞羅那地文章和評論。巴塞羅那踢的好看了他表揚,巴塞羅那踢得不好了他批評,選誰做主教練這種事情他都有言權,哪個球員該賣哪個球員該買,他的建議始終是巴塞羅那教練不能忽視的……

        但是和這位飛翔的荷蘭人不一樣,布魯斯覺得唐恩的影響力并不會通過以上形勢來展現。

        事實上從唐恩第一次退休之后的表現來看,他這次退休之后應該也不會怎么提起諾丁漢森林,仿佛“諾丁漢森林”這個名字從來沒有在他的生命中出現過一樣。他絕對不會干涉森林隊的建隊方針,也不會對森林隊的用人策略指手畫腳,森林隊踢地好不好,對他來說都是別人的事情。他就是這么奇怪,用這種冷漠的方式表達著他對森林隊的感情,似乎只有距離越遠才越讓他覺得心中那份感情還是純潔的。

        但是盡管這樣,看看今天這場面,他在森林隊球迷們心目中地地位依然無法動搖。相信若干年后也一樣。他什么都不用說,什么也不用做。但只要有人提起他的名字,那種無形地影響力就會開始顯現。

        羅賓漢死了九百多年,到現在影響力依然在,還被人反復歌,編進了文學、劇本、游戲中。托尼唐恩也差不多是這種待遇吧?

        想得出神的布魯斯被新聞布官地一聲“新聞布會現在開始”給叫醒了,原本有些鬧哄哄的房間里馬上安靜下來,大家都在翹以盼,等著唐恩表他地“臨別演講”。

        穆里尼奧已經離開了,在大多數記還在場上的時候,他在這里接受了幾家曼徹斯特媒體的訪問,然后匆匆離去。將偌大的一個舞臺留給了唐恩一人。

        真是一個體貼地對手……

        唐恩看著下面那些充滿期待的記,清了清嗓子。只是這個動作就讓那些人坐直了身子,向前探出腦袋,豎起了耳朵。

        唐恩嘿嘿一樂。

        走秀活動已經結束,仙妮婭剛剛被設計師手牽著手走出來謝幕,現在她已經站在了背景板前,接受記們的采訪。

        “是的,我要退出模特界和娛樂圈是真的,我是認真考慮過才做出這個決定的。”仙妮婭第一次親口在媒體們面前承認了這個早就被炒的沸沸揚揚的事實了。

        “是徹底退出,以后也不會再回來了。”

        仙妮婭撥弄了一下自己的褐色頭,卸了妝地她一臉素顏,和t型臺上那個冰山美人完全是兩個路子。現在的她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耐心細致地回答記們的每一個提問,并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情緒。

        “推出之后我會先陪陪我地丈夫和女兒,然后再考慮以后的事情……也許會去做一個服裝設計師。

        ”

        記們卻依然想去追尋真正的內幕。對他們來說,那些能夠在媒體上看到的答案統統沒有價值,真正的正確答案是那些你永遠不知道的答案。

        “退出的真正原因?”仙妮婭沒有對這個問題的提問表示出厭煩的情緒,相反她沖那位年輕的男記露出了一個能夠讓對方心跳停止一秒地笑容。

        “很簡單,我懷孕了。”

        當仙妮婭輕描淡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們臉上帶著慣性的表情,再等待著真正的答案出爐。沒有一個人意識到真正的答案已經出現了。

        “啊……”那個提問的記是反應最快的,他張開嘴,想要說點什么,卻只出了這么一聲。

        仙妮婭看著全場安靜的記,調皮地眨了眨眼,這一幕真有趣。她果然成功得嚇到了所有記。

        “……我沒什么好說的。”

        在諾丁漢深紅球場的新聞大廳中,唐恩這么對那些充滿了期待地記們說。

        “我知道有很多人喜歡我,也有很多人討厭我。我從來沒有想過依靠某件事情改變你們對我的看法,哪怕是今天。你們平時怎么報道,我明天也就怎么報道我,反正我也不會去看。反正我明天就退休了。”

        唐恩攤開手。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不少他的仇人。比如卡爾斯派克,比如克里斯斯康比。現在他已經不會和這些人斗嘴斗氣了,他已經完全不需要再炒作什么,他也不需要為了給隊員們減輕壓力而吸引媒體們的火力了。從今天之后,他終于可以徹徹底底的卸下肩上地千斤重擔,像一個普通人那樣一覺到天亮。

        “我只想對諸位說一聲再見。”

        說完這句話,唐恩竟然就站起了身,要走!

        記們慌了,怎么能夠讓他就這么走掉呢?我們可是準備了一肚子的問題呢,他走了上哪兒問去?出了這門,他可就不是什么諾丁漢森林地主教練了,他也沒辦法再回答記們的問題了。

        一群記從座位上起身,踢翻了椅子,想要阻止唐恩離開。

        “我還有問題,唐恩先生!!”克里斯斯康比舉起手中地本子,高聲喊道。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你不能就這么走了,新聞布會還沒結束!”

        “我說已經結束了。”唐恩對著那個希望自己不得好死地利物浦回聲報記笑道。

        “可是我們有權提問,您是一個公眾人物……”巴斯康比還在做最后的掙扎。

        “我也有權拒絕回答。”

        唐恩聳聳肩。

        卡爾派克本來也想喊幾嗓子的,但是在看到巴斯康比地下場之后,他蠕動了幾下嘴唇,什么聲音都沒有出來。

        唐恩并沒有直接從側門離開,他走下臺子,從記坐席地中間通道走向大門,打算直接從那里離開那里更接近球場大門。

        記們紛紛站起身,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真的敢上去拉住他提問的。

        相反,大家反而在有意無意地為他讓路。

        就在他快走到門口的時候,皮爾斯魯斯突然喊了一句:“再見,托尼!”

        他揚起手懸在半空,本想和唐恩揮手作別,這才想起來唐恩背對著自己是看不到地。

        聽見這句話地唐恩并未回頭,也沒停步,只是抬起右手,向身后揮了揮,便拉開大門走了出去。

        穿過一小段走廊,就是球場正門的大廳。唐恩在那里意外地現了一個人。

        “法薩爾先生?您不是應該在仙妮婭身邊地嗎?”

        站在唐恩面前笑嘻嘻地人正是仙妮婭地經紀人,法薩爾。也難怪唐恩會覺得奇怪,出聲問了。只要仙妮婭在外地工作,法薩爾幾乎是寸步不離的。為什么現在他卻會出現在自己地面前,難道說仙妮婭提前結束工作回來了嗎?

        想到這里,唐恩歪頭朝法薩爾地身后望去,期望能夠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別瞧了,唐恩先生。”法薩爾笑著對他說。“仙妮婭還在巴黎,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現在應該剛剛結束自己地最后一場走秀。”

        “那你……”唐恩越疑惑了。

        “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地。仙妮婭由于走不開,只能讓我來,我怕換了隨便一個什么人,你不信。”

        說到這里,法薩爾遞給唐恩一張紙。

        “醫院的檢查結果。”

        唐恩疑惑的接過那東西,瞥了一眼,在受檢人一欄中他看到了自己妻子的名字。

        還沒等他繼續看下去,法薩爾地聲音又響了起來:“恭喜你,唐恩先生。你地妻子懷孕了。”

        唐恩沒有猛地抬頭盯著法薩爾,而是埋頭愣在那兒。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消息。

        “兩個月前仙妮婭就去做過檢查了,她懷孕了。但是她為了不影響你地工作,沒告訴你,而是留到現在,誰要給你當退休禮物。”

        法薩爾注意到唐恩拿著檢查單地手在抖,他突然想起來眼前這個男人是得過心臟病的人,萬一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心臟病作起來……

        這樣的事情法薩爾可不敢想了,他連忙喚道:“唐恩先生,你還好吧?”

        唐恩這才抬起頭,看著法薩爾,他咧開了嘴:“我……還好……很好……”

        說完這句話,他地氣順了過來:“我沒事,謝謝你告訴我這么好的消息,法薩爾先生。”

        法薩爾本來以為唐恩還會激動地說上很多,沒想到唐恩說完這句話就要走了。

        他本能地問了一句:“你去哪兒,唐恩先生?”

        “回家。”

        唐恩說著走出了大廳。

        “我覺得全諾丁漢的警察們都在這里了!”

        一個被警察所組成地人墻攔在外面的球迷抱怨道。

        也怪這些人抱怨了,本來球迷們打算近距離接觸一下自己的偶像。但是這些警察卻如臨大敵,生生把球迷們強行隔開,讓出了一條寬五米的通道出來,從球場大門一直通到停車場。

        有約翰儂的前車之鑒,他們可不能保證會不會有一些激進狂熱精神失常地球迷,因為不愿意唐恩離開而突然行刺,將唐恩永遠地“留下來”。這可不是玩笑,所以當地警方如臨大敵,生怕這些球迷中間出一個馬克衛查普曼刺殺列儂的兇手)。

        當唐恩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廣場上的球迷們爆出了巨大地歡呼聲。他們變得騷動起來,在場的警察被洶涌的人潮擠的狼狽不堪。

        唐恩看到這一幕,并不為此感到吃驚,他站在臺階上向那些激動的球迷們揮揮手。接著就低頭走下臺階,從已經變得歪歪曲曲的通道中向外走去。

        bbc5臺向全世界轉播了這一幕。

        在數萬人的歡呼聲中,他們的國王一步步走下王座的臺階,踏著一條紅地毯走向宮殿外面。王冠被他留在寶座上,金碧輝煌的王宮都沒有讓他產生絲毫地留戀,臣民們的呼聲他充耳不聞。

        在洶涌的紅色人潮中,一身黑衣的他是那么平靜。他將手中的單子折疊好放在貼身地口袋中,輕輕拍了拍。接著掏出墨鏡戴上,昂頭從激動的人群中緩緩走過。

        那十六座冠軍獎杯,那十六年地風風雨雨,那被萬人敬仰的日子,還有那些圍繞著他地不休爭論,都被他一步一步甩在了身后。

        一千多年以前,戰勝歸國的羅馬征服。

        享有凱旋地光榮,動人心旌的游行。

        隊伍里有號手、樂師,征服地的奇珍異獸。

        還有滿載財寶與俘獲兵器的車子。

        征服搭乘凱旋的戰車。

        戰俘戴著鎖鏈坐在車前。

        他的兒女身穿白袍,跟他一起站在戰車里,或騎馬相隨。

        一個奴隸手持金冠,站在征服身后。

        在他耳邊低語警告:

        所有榮耀,都只是過眼云煙。

        ps,今日第一更。第二更會在下午六點放出,尾聲和后記一并放出,再次感謝大家這兩年多來的和陪伴。我們暫時告別,只是為了以后更美好的重逢。

        謝謝陪我一起走到這里的諸位!謝謝那些中途離開的人們!謝謝所有關注著我林海聽濤的朋友們,讓我們一個月后再相逢!!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節更多,!

    本站域名變為  www.oacvms.shop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彩神三肖中特资料 美林配资 大庆麻将下载 坤彩科技股票 牛金所 陕西推倒胡麻将规则 浙江快乐12选五开 qq麻将安卓 p3开机号3d开机 虎扑女神 福彩快三开奖计划软件